龙飞凤仵

莫风流

首页 >> 龙飞凤仵 >> 龙飞凤仵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一妃虽晚不须嗟 闺宁 江陵传 朕怀了摄政王的崽崽 龙图案卷集·续 凤鸾九霄 天字嫡一号 龙飞凤仵 帝妃临天 九阙凤华
龙飞凤仵 莫风流 - 龙飞凤仵全文阅读 - 龙飞凤仵txt下载 - 龙飞凤仵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623章 番外:一起查案(终)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元哥,你觉得那孩子有问题?”赵熺觉得不可思议。

那孩子可只有十岁,十岁的孩子能有杀母嫌疑?这也太可怕了。

佳佳也附和,神秘莫测地道:“我也觉得他们兄妹有问题。”

“是,是,你和元哥一样都是小机灵。”赵熺笑着道。

元哥偷偷笑,道:“其实,我是觉得他说话有问题。”

佳佳也跟着点头:“我也是我也是。”

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

“是是!”赵熺捧着闺女,佳佳也跟着笑,赵熠看不下去,睨着赵熺道,“过几日太后回宫小住,你把佳佳送宫里住两个月。”

赵熺傻眼了,抱着佳佳就跑:“住两天就行,住两个月那不是要我命嘛,走了走了。”

他走了赵熠觉得清净多了,喊了席面来一起吃了午饭,他叮嘱儿子好好保护宋宁,自己则回宫午朝了。

下午汤兴业带着仵作回来了,回复关于徐二母亲的死因,这个仵作是当年看着宋宁颅骨复原时的那个孩子,读了几年书后,十二岁就跪在意大利四门口要拜师。

宋宁收了他,学了一年,手艺虽还没到出师的地步,但这样一般性的验尸,他不在话下。

徐二的母亲的死因确实是颅骨骨裂,但骨裂纹明显不是摔在平地导致,因为没有其他边缘顿挫,所以更像是被重物击打而致。

“也就是说,徐二的母亲很有可能是被人谋害的?”宋宁问道。

“是!”

宋宁颔首,咬了一口苹果靠在椅子上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对汤兴业道:“你去将毛记的伙计喊来,我有话问他。”

毛记的伙计被喊来,宋宁问他:“我有个疑问,三年前文进的尸体被打捞上来时,已经在水里泡了三四天了,时值盛夏尸体面容很难辨认,你当时是怎么辨认的?”

伙计愣了一下,挠着头道:“是没错,脸都是肿着的看不出来是谁,但是可以认手。文进的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没有的。”

又道:“这还是他当年去要货款的时候,被土匪逮进了寨子里切断的。为此我们东家还陪了一百两银子。”

“原来如此。我听文进的妹妹蔡文氏说,三年前文进出事,也是去给货行讨货款?”

伙计点头:“是的。他是坐船去沧州要货款。”

“多少钱?”

“多杀钱?”伙计挠着头想了想,道,“两千四百两银子。”

“要到了吗?”

“要到了。店家给的银票,文进还摁了手印。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在他口袋里还找到了泡稀碎的纸屑。”伙计叹了口气,比起文进的死亡,他更心疼银票。

“这样的银票能作废再印吗?”宋宁问伙计,她知道不能,但还是要问一问,伙计果然回道,“不能的。商家不肯再给两次钱,钱庄也不可能同意。”

鲁苗苗叹息道:“那这两千多两就打水漂了?”

元哥道:“上一次他讨要货款被剁掉手指,也丢钱了吗?”

太子聪明,已经不是秘密,伙计笑着道:“是,上回也丢钱了。丢了五百二十两。掌柜报官了也没有抓着山匪!”

“那真的佷巧合了。”元哥盘腿坐在褥垫上,撑着脸,一脸的深思,“他讨钱,两次都出事了!会不会有人和他过不去找他报仇呢?”

鲁苗苗也点头:“肯定是,不然两次都出事呢?”

大家都看着宋宁,宋宁接着问问题:“徐二和文进的关系好吗?”

“挺好的。徐二听文进的,糊弄几乎徐二就什么都听文进的。”伙计道。

“多谢你了。”宋宁道谢,丁不凡送伙计出去,宋宁对汤兴业道,“喊上兄弟,今晚咱们去抓人。”

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她,元哥问道:“这、这就抓人了吗?”

“我、我申请一起。”鲁苗苗道。

“大、大人,去哪里抓人,抓什么人呢?”汤兴业问道。

宋宁笑而不语。

“母后。”元哥跳下来,抱住宋宁的腿,仰头看着她,“我也要去!”

宋宁对这个儿子没有不满意的地方,既长的漂亮、性格又好还特别的聪明,带他出门既不丢脸也不会拖后腿,她很乐意。

“成!今夜咱们去冒险。”

晚上宋延徐和宋世安邀请元哥回家吃晚饭,宋宁也省的回宫吃饭,就索性去了。杨氏得知她回家吃饭也和鲁张氏一起来了。

杨氏原本是要住在宋府的,但宋老夫人这个人太腻歪了,一天天浮于表面的捧着。诸如眼底悲凉,脸上却强装欢喜地喊杨氏为杨夫人,家里得了什么好的瓜果点心,先让端妈妈给杨氏送去。

关于这个现状,宋宁很乐意看,但杨氏不愿意,觉得每天一睁眼就拿腔作势的过日子太累了,她女儿都当皇后了,她就想一个人有个小院子,闲下来种菜养花自由自在,不用应付每个人。

于是宋宁给她弄了个院子,和鲁彪一家住隔壁。

鲁彪最近闹着想回阆中一趟,说要衣锦还乡。现在他们发达了,宋宁又当了皇后,他要不回去嘚瑟一圈,那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这一点得到了鲁张氏的认同,而且,青苗兄弟都没有成亲,她还想回阆中物色一下。

于是夫妻二人并着鲁青青,决定等宋宁生产后就回去。

宋延徐没有续弦,他倒是想,但不敢。毕竟宋宁已是皇后,再给皇后抬继母,这事儿做也能做,但他连提一句的胆子都没有。

宋世柏考完秋试,就等两年后的春闱。宋世青的婚事当时可把柳青梅难了大半年。家里门槛都被媒人踩平了,她愁得做梦都在挑女婿。

最后也没盯着家势,选了一位家世简单清白的新进进士,托赵熠的福没将新姑爷外放太远,宋世青跟着去任上也能三节都回娘家住。

宋宁在宋府吃过饭,宋世安得知她晚上要去抓贼,闹着要跟着一起:“……你大着肚子呢,我必须要跟着保护你,要是你磕着碰着了,我可不得懊悔死。”

宋宁嫌弃不已:“就你这被掏空的身板,能保护我?”

“我的小祖宗,我这身板再没用,刀子来了我能挡一回吧?”宋世安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更关二爷似的一脸的正义侠气,鲁苗苗道,“刀子来了,大人一脚就踢开了,你挡着还碍事!”

宋世安推开鲁苗苗,凑在宋宁面前:“你可谨慎点吧,你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想活了。”

“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同生共死的地步了?”宋宁把他推开,看着那一把胡须太碍眼了。

宋世安道:“你现在可不就是我身家性命。没你,我能逍遥自在,想打谁就打谁?”

宋宁黑脸。

“祖宗,您吃饭吧,多吃点。”宋世安扶着她坐下来,一桌子人围着她转,吃饭喝汤冷了热了,你一句我一句宋宁头都开始晕。

晚饭后,又开了一桌子马吊,稀里哗啦打马吊到戌时,宋宁看了看时间,推了牌:“弟兄们,干活去。”

于是鲁彪三父子,元哥、宋世安以及乔四都跟在后面,要不是拦着宋延徐都要跟着。

“这都要临盆了,你站着指挥就好了啊。”宋延徐叮嘱,又和杨氏道,“您合该劝一劝。”

杨氏劝不动,又不敢跟去耽误了宋宁的事。

好在一个时辰后,来报了说平安收工明日审讯,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这边,宋宁和一干子“弟兄”出宋府的大门,就碰到了赵熠和阑风几个人,他们正预备进门,赵熠问道:“……现在就去?”

“嗯,很快。”宋宁问他,“事情做完了?晚上吃饭了吗?”

“随便吃了几口,奏疏太多了,烦!”说着瞪了一眼儿子,“快点长大!”

元哥点头:“父皇我在努力呢,今晚吃了一大碗饭。”

赵熠还是觉得慢,他太想和宋宁两个人去浪迹天涯了。

一行人到文家巷子对面。对面有一间卖炒货的铺子,店家正在挑拣瓜子,就看到宋宁一行人进来,他站在铺子中间惊呆了。

大晚上的,等来了皇帝和皇后和太子。

“你铺子被我们征用了,一个时辰后我们就走。”鲁苗苗道。

宋世安左右打量:“正好,来点瓜子花生米。”

宋宁没反对。

“行行,小人给您几位新鲜炒上。”店家要跪被乔四拉起来,“炒吧,别耽误时间。”

元哥好奇,和鲁苗苗一起跟着店家炒瓜子去了。

就瞧见灯火昏暗的炒货店,像过年前一样的繁忙,大半夜生炉子呼啦啦的炒瓜子,时不时有孩子说话声,格外的热闹。

对面的巷子里,黑漆漆的,文家也没有点灯。

店家炒了瓜子花生米,众人围着吃瓜子儿说话,忽然盯着门口的阑风道:“有人!”

哗啦一下,大家都凑门缝看对面。

黑漆漆的巷子里,鬼鬼祟祟出现一个人,冒着腰走到文家的门口,轻轻叩门,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的打开,那个黑影进去了。

灯依旧没有点。

“文六安住家里?”宋宁问乔四,乔四点头,“他说他不害怕,要带着妹妹住家里。”

要知道徐二和徐姚氏的尸体还停在东厢房。

这孩子的胆子真大。

院子门关上,众人就开了门,大摇大摆过了街道去对面了。

店家看着手里的银子,又看着离开的人们,擦了擦汗咕哝道:“这犯人也是福气,由大周最尊贵的人来蹲守抓他。”

店家愣怔的功夫,对面已经传来哀嚎声。

宋宁马路都没过完,院子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这事儿,换成乔四他们谁来都行,一个人就解决了。可今晚加上汤兴业他们,出动了几十个人。

“主要太闲了,治安太好了,闲的这么一个抓捕犯人的任务,大家都抢着来。”宋宁遗憾地道。

院子里,阑风和乔四几个人将刚才进院子的黑衣人押了出来,灯一抬对方的脸露在光下。

“文进?”宋宁看着对方,鲁苗苗上去将他的左手抬起来,果然少了两根手指,“是他!”

文进噗通一跪,哀求道:“大人饶命啊,小人不是故意诈死,小人当时就是没死成可家里已经报了官消了户籍,小人回不来了,就只能躲着了。”

“够机灵的啊。”宋宁道,“这一小会儿就把理由和退路编排好了。”

承认了诈死,连诈骗货款的事都没认。

“不、不是,小人说的都是实话。”文进道。

宋宁就抽了他的头:“别张口就胡扯!”说着对汤兴业道,“堵着嘴带回去,别嚷的扰民了,明天再说。”

汤兴业应是,将文进拖走了。

院子里文六安呆呆地站着,看着宋宁他们,也不哭闹。

宋宁皱眉,问他:“你不害怕?”

文六安摇了摇头,但没有说话。

“找个书院送去读书去。”宋宁对乔四道,“这孩子后期跟一跟,考完了秀才再放手。”

乔四应是。

一场抓捕结束了,宋宁一家三口下班回宫。

长春宫里,夫妻两个人洗漱上床,赵熠给宋宁揉着浮肿的腿,宋宁侧靠着打盹儿。

孕后期睡觉很辛苦。

“我不累,你也躺着吧。”宋宁拉着赵熠躺下来,“也辛苦了一天,还陪着我去抓犯人,辛苦了。”

赵熠叹气:“离元哥继位还有十年。”

“十五岁就让他登基,会不会太可怜了?”宋宁也觉得如果对权势没有欲望的人当皇帝,那真的太辛苦了,没日没夜的工作,全国的事情变成堆积成山的奏折,今天的没批完第二天的又送来了。

早上天不亮就起,夜里到半夜还没能睡,赵熠还好毕竟后宫就她一人,要换成别的皇帝,夜里还要完成繁殖任务,那真的会出人命。

有时候她看着赵熠心疼就帮着一起工作,就这样两个人还做不完,一边工作一边吐槽。

宋宁真切体会到为什么赵熠会将昭书垫桌脚,这真的……一言难尽。

现在把这事儿传给自己儿子,她多少有点舍不得孩子早早吃这苦。至少让他多自在几年,看看祖国大好河山再囚着笼子里。

赵熠摸着她的肚子,郑重安慰她:“元哥不一样,他从第一天睁开眼就知道他得当皇帝,心理建设了这么久,他不会像我们这样不满意。”

“会像你查案一样,外人看来你不做清闲的皇后,却偏要奔走查案,多累?!可你乐在其中,乐此不彼。”

“将来,元哥也是这样。”

赵熠说的那么诚恳,宋宁都仿佛看到了元哥登基时的笑容了。

“宝儿就不一样,十年后她刚十岁,你我带着她四处查案游玩,她一定可以无忧无虑地长大。”赵熠摸着肚子道。

宋宁想想也对:“成,睡觉吧。为了十年后,咱们继续努力!”

“宝儿,睡觉!”赵熠心满意足地睡觉。

第二天一早,大理寺升堂,宋宁挺着肚子穿着官服坐公案后审讯。

文进跪在下面,一开口就满嘴胡扯。

门外看热闹的百姓,发现没死的文进,都惊住了。毛记货行的伙计以及掌柜都是不敢置信。

当年,可是真真切切去认尸的。

谁都没有想到文进没有死,这太匪夷所思了。

“哥?!”蔡文氏惊呼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你没有死,那你这三年去哪里了?”

蔡文氏不能理解这事儿:“嫂子都、都改嫁了,还和你朋友生了个女儿,哥你咋不回家呢?”

文进道:“我有苦难言,等以后告诉你。”

“有苦难言?”宋宁笑了,扬眉道,“难道不是你私吞货款逃匿?难道不是你拜托徐二帮你照顾妻儿,最后徐二却食言了娶了你的妻子?”

周围听着的人目瞪口呆。

拜托徐二照顾徐姚氏?那徐二也是知情人?

“你吞公款也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为了五百两,你假装山匪抢劫而不惜剁掉自己两根手指,这一次货款更多,多到你不惜假死。”

文进摇头,不肯承认:“小人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

“没有做怎么翻船的。”宋宁拍了惊堂木,“你是邀请本官对你用刑?”

文进磕头,心理素质极佳。

“你不说,本官来猜一猜。你们掌柜让你去收货款时,你就计划好了携款死遁了吧?你拜托徐二,替你照顾妻儿,等事成后你给他分钱。”

“徐二同意后,你收取了货款,并在回程的路上,故意弄翻了船,伪装了一个替尸,而你顺利死遁。”

文进摇头:“我没有,我怎么可能弄翻船!”

“怎么不可能。你揣着银票如果不是预谋,银票不提前保护好落水就化,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你上船的时候,就计划好翻船的事。”

文进摇头:“不是,我准备落水死的,可那天正好凑巧,船上了水匪,船这才翻了。”

“我当时还没来得及假装落水,我说真的。”

“小人发誓。”

宋宁不接他的话吗,继续说:“你假死后躲在别处,打算等风头过去后,你寻一日回京带妻儿离开。”

“却不料,等你到京城后,你发现你的好兄弟食言了,他不但娶了你的妻子还和她生了一个女儿。他住在你家、让你的孩子喊他爹。你当时就怒了,威胁徐二让他离开,却不料徐二不同意。”

“你是已死之人,不能光明正大去指责他。但几次接触交涉后徐二依旧不同意,于是,你为了威胁他,而杀了他的母亲!”

“而徐二也为了隐瞒你和他的事,没有报官母亲被害,草草葬了。你见他不敢,而你的身份也特别的好用,于是你生了一个了不得的计划。”

“你决定杀了徐二,徐二一死你的一切会重新回到正轨,这世上再没有外人知道你携款死遁的事!”

文进只能惊着摇头,连否认的话都说不出口。

“我当时还奇怪,什么养的凶手,会在杀了徐二后,特意空出右手来打了另一个死者一巴掌,紧接着又杀了她。”宋宁道,“你一开始没有打算杀她吧,是吧?!但你发现,她在亲眼目睹你杀人的过程后,情绪根本不受你的控制。”

“留着她,只会出纰漏,于是,你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杀了她。”

“是不是如此?”

文进喊冤:“大人、我真没有啊,真不是小人做的。”

宋宁扶着肚子走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文进:“老实招了,以免皮肉之苦。”

“对于你这样的人,刑讯的效果一定不会差。”文进要解释,门口听着的百姓已经指指点点议论起来,宋宁不再听,喊汤兴业来,“后面的事交给你,就当堂刑讯,没所谓遮遮掩掩。”

汤兴业应是。

宋宁扶着腰入后堂,关上门,鲁苗苗和元哥跑过来,鲁苗苗问她:“怎么不审了,我正听的来劲儿呢。”

“先等等吧,我得回宫先把孩子生了。”

鲁苗苗惊叫一声,捂住了嘴,元哥上去就扶着宋宁的手:“母后肚子疼了吗?那、那快喊人抬轿子。”

阑风和秋纷纷长期跟着她。

鲁苗苗抱着宋宁出去,喊了乔四,四个人抬着轿子直奔宫门。

一时间杨氏、宋世安一行人纷纷往宫中赶。

赵熠丢了奏疏直奔长春宫。

宋宁躺床上调呼吸。

甭管怎么调整,疼还是疼,这个疼就算是宋宁也忍不了,抓着赵熠的手疼得直哆嗦。

赵熠就眼眶通红憋着气的后悔。

要什么闺女,什么都不重要。

“没事没事,看把你吓的。”宋宁反过来安慰他,“这一胎早产了,进程也够快,时间肯定不会太久。”

可赵熠还是害怕。

他做皇帝也好、当王爷也罢,都是因为她在,如果她有三长两短,他的人生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宋宁算对了,下午的时候孩子就出生了。

稳婆将洗干净的孩子给宋宁看,赵熠先扒拉了肚兜,脸色立刻变成了压抑的委屈,宋宁噗嗤一笑,道:“小名还叫宝儿吗?”

“不行。”赵熠对稳婆道,“去问问太子,他的弟弟要叫什么名字,让他速速取一个。”

这话传出去,外面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起来。

二皇子要叫什么名字。

声音最大的是宋家父子,两个儿子,稳了!

“让马三通走远点,再回来瞎算命,就把他头发剃了丢庙里去。”赵熠隔着帘子喝道。

宋宁躺在床上笑。

房内能听到鲁青青的笑声:“那我回阆中就能多报一个喜了,大家听到了,肯定更加的高兴。”

“窦骅前几天还写信问我娘娘生了没有。”

“这一次回去,高兴的肯定不止他一个!”

赵熠亲自帮宋宁换下汗湿的衣服,给她擦了擦脸,柔声道:“睡会儿!”

“嗯。”宋宁握了握他的手,“去看看儿子,别真不待见,他能感受到的。”

赵熠亲了亲她:“知道了,歇着吧!”

外殿讨论名字的声音未绝,你一句我一句格外的格外的热闹……

“仲吗?”有人问。

“不行,太普通了。”

“……”

宋宁沉沉睡着,梦见了许多事,前世、今生……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格格小说网(m.geibook.com)龙飞凤仵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综]天方夜谭 皇后命 七零年代小炮灰 八零甜妻萌宝宝 万古大帝 下下签 全球崩坏 我快亏成麻瓜了 重生空间八零俏佳人 一剑破九天 我欲封天 影后的嘴开过光 砸锅卖铁去上学 盛世医香 每天都在要抱抱 超神圣骑士 御九天 田园纨绔妻 仵作娇娘 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
经典收藏 危宫惊梦 药仙 盛世文豪 帝龙修神(gl) 史前育儿计划 萌妃养成记 绣色生香 阿莞 穿越之复仇 盛世谋之凰途霸业 砂锅娘子 [综]一梦一穿 寻君途 有女不凡 画仙 华裳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出金屋记 农门长姐有空间 崔大人驾到
最近更新 姑娘她戏多嘴甜 农门七娘 农女的锦鲤人生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亲王宠妾的谋反攻略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重生农门小福妻 我和我的两个大号 镜明花作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把云娇 风来云起 家有悍妻怎么破 嘉平关纪事 绝色女帝谋士无双 王俊凯,穿梭时空恋 日月同辉
龙飞凤仵 莫风流 - 龙飞凤仵txt下载 - 龙飞凤仵最新章节 - 龙飞凤仵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