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首页 >> 在红楼富贵荣华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剩女不淑 福妻跃农门 表小姐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凤鸾九霄 重生嫡女悍妻 皇后是朕的小青梅 垂帘听政:24岁皇太后 大宅小事 田园纨绔妻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218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呜呜——

带着潮气的冷风呼啸而来,重重拍打在窗棂上,撕扯着已经碎裂成一片片的暗黄窗纸被撕扯着,钻过缝隙吹入破庙。

篝火已然熄灭,只有赤红的炭火还在缓缓散发着不多的暖意。

冷风吹来,灰烬轻扬,让寄居于此的乞丐们再次紧缩肩头,恨不能将已经缩成球状的身体再次蜷缩起来,好抵御这透骨的阴寒湿冷。

“又要落雨了……”

说话的是个脏污地看不清脸色的乞丐,他无神地望着外面昏暗的天色喃喃自语,染霜的蓬乱须发与浑浊昏黄的眼神无不透露着这人已至暮年,也不知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拉回了老乞丐的注意力,他扭头看向屋角稻草堆里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的人,口中幽幽一叹:“能不能熬得过就看命吧,唉——”

这最后的一叹三咏,让闻者倍感凄凉,酸涩忍不住从鼻头涌出,整颗心如同浸泡在黄连般的悲苦之中。

乔岳初初恢复意识便是又一次听到了有关“命”的论断,这让他心口闷痛更加难忍,止不住地低低呻吟了一声。

想捂住胸口,伸出的却是漆黑干裂看不清肤色如同鸟爪一样的手,他动作一顿,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大,瞳孔为之一缩:“!”

张大嘴巴狠狠吸了两口空气,冷冽之中带着江水的潮气,草木的清新,灰烬的浑浊,这再次肯定了心中的判断,眼前的一切不是幻梦!

喜悦如银瓶乍破,悦耳销魂,席卷每一个细胞。

正要细细体会,眼前蓦地一黑,整个人便再次昏迷过去……

再次醒来,室内雪洞般明亮,而乔岳也已经恢复了平静。

侧耳倾听,不闻人语。

缓缓坐起,倚着墙打量。

自然是没有人的。

破庙不大,想来是只余这一间完整。

并没有残垣断壁,也没有破败神佛塑像,更没有满室荒草深半膝。

靠墙正中条案立着一尊半人高的关公泥塑,一手持着偃月刀,一手捋着长须。虽没有涂抹彩漆上色,但塑像的老师傅手艺不凡,关羽的眼神活灵活现,差点让乔岳以为看到了央视爸爸九四版的陆树铭。

关羽脚前方的供桌上是一个风格粗犷的石质香炉,香已燃尽,里面落满香灰。

视线移动到地面,那里有一个个深深浅浅的不规则黑色圆圈,是篝火燃尽扫去灰烬后留下的痕迹。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室内打扫的很干净,完全不是想象中的脏乱,靠墙一圈堆叠着稻草以及用稻草麻绳编织的苫子。

抬起头来,屋顶瓦片新旧斑驳,想来是寄居于此的乞丐们动手修缮。

第一次醒来时是夜晚,室内无灯,照明不足,只注意到了离的最近的老乞丐,还以为这里是普通乞丐临时聚居的破庙。而今天看到全景,乔岳才了然,感情乞丐也是有组织有规模的。若是猜测没错,这里该是丐帮分舵吧?

抄着手,乔岳快速从看不清颜色的袖子里掏出一个个剥好的小巧肉粽塞进嘴里,一个一口的飞快咀嚼吞咽。一连吃了五六个才又拿出一个竹筒,将里面的清水一饮而尽。

“吁——”

满足的长叹一声,摸着肚皮,他摊软身体,再次靠墙而坐,嘴里喃喃道:“这世间最幸福的都不过饱食终日。若再加个无所事事随心所欲就更美了。”

许久,似又想到了什么,蓦地站起身来,他快步走到门前,用力拉门。

木门吱呀作响,等全部拉开,新鲜空气倒灌进来,很快将肉粽残留的酱肉味蛋黄味酱油味洗涤一空。

抽抽鼻子嗅了嗅,很好,气味无残留,哪怕是末世善于跟踪的嗅觉异能者也闻不到。满意地拍拍手,乔岳站在门前,看向室外,暗叹所料不错。

这破庙应该是某个佛寺残存下来的遗迹,左右两侧厢房已然不存,只余石基。看看陈旧但却完整的正殿,无疑厢房断壁上的砖石已经有了更好的去处。

院子很大,杂草丛生,只一条被踩踏出的小路绵延向外。

“咦?!”

心中惊讶,这庙竟然不是在荒郊野外,而是在城镇一角,站在门口,能清楚看到数丈外来来往往的行人,女人上襦下裙,男人斜襟袄裤。

根据脑中不多的记忆,这是个名为大庆的朝代,年号天宝,这一年是天宝元年,天子因南方的蝗灾改了原来的年号承平。

不知道换了年号,能不能将过去十年间北方旱灾冰雹、南方水灾蝗灾接连爆发的坏运道一同改变。

正胡思乱想间,一行人在一个八尺壮汉的带领下由远及近,很快踏上了院子里的小路。这些人个个背着麻袋,只前上方的系带上不知是系着还是缝着数量不等的同材质小布包,同样麻袋形状。

“我去,难道这里的丐帮还是金大侠口中的丐帮,品级按袋算,越多地位越高?”

这是早早离去的帮众办完事返回来了?

看看天色,已经是午后未时,不知这些人去做了什么,想来不是讨饭。

他忙站直身,在门旁一侧恭恭敬敬地等候。

远远听到乞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一个说:“舵主,那姜老地主也忒不识相,竟然支持吴长老。”

“难道不知吴长老私下里贩卖人口?还有采割折生。净干断子绝孙的事。莫非他早就暗度陈仓,同吴长老沆瀣一气?”

“若是这样,也难怪姜沣老匹夫妻妾十几人才生下一个儿子。”

“哈哈,孙老弟说的对。这姜沣也就原配大老婆老蚌怀珠,生了个儿子。你们忘了七年前连着一月的流水席?一家人爱若至宝,这小少爷每天吞金咽玉,锦衣玉食,养的娇滴滴的,跟个姑娘似的,姑苏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谁不感叹他含着金汤匙出生十分命好?”

“命好?老古,你去了锡山一年,刚回来还没听说吧?姜沣的儿子半年前走失了,坏就坏在是在咱们大义分舵的盘子葑门码头走失的。舵主跟堂里的兄弟带着姜家的护卫仆从将整个姑苏城翻了几十遍也没找到人,可不就惹恼了姜老头。”

“难怪一向同咱们和和气气的老姜竟然翻了脸。”老古咂吧着嘴叹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连咱们丐帮都没找到下落。”他是个暗黄脸盘的三十多岁汉子,长着江南人的身架,不足七尺高,略有单薄。

当然,这是同旁边黑红脸庞的八尺大汉相较而言。

身旁这位大汉是丐帮姑苏大义分舵的舵主赵元舟,不过二十六七岁,生得凤眼修眉,眼神清亮,威严中带着丝温和,并不会让人心生抗拒。然而,偏偏他鼻子是少见的鹰钩鼻,有些凶相,又让人不敢轻易接近。这便给人一种温和中夹杂着狠厉的矛盾气质。

此外,他身材魁梧,宽肩窄臀,背脊挺得笔直,犹如一杆标枪,一眼而知不是本地人。

“舵主,莫非姜沣怀疑吴长老手下拐卖了儿子,假意与咱们翻脸,与吴长老虚与委蛇,好查探姜小囝的下落?”江南人家,不论贵贱,女孩幼时均呼之为囡囡、小囡,而男孩则为囝囝、小囝。

赵元舟并未回答,脚步不停,继续往破庙走。

乔岳听到这里,已经多少明白自身的处境。这姜沣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而父亲正不惜代价的寻找自己的下落。

正盘算着是否直接对这个舵主表明身份,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大门前。

“小家伙醒了?”赵元舟上前一步摸了摸乔岳的头,“饿了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递过去,“肉包子,赶紧趁热吃。”

乔岳仰脸看看铁塔般的汉子,伸出细瘦的胳膊,接过油纸包拆开,双手抱着啃了起来。

弯腰将乔岳抱起,赵元舟边往里走边对跟着的丐帮弟子道:“又是十五聚会之日,都小心点,别着了暗算。”

“是,舵主。”跟着的数人忙神色一肃,郑重起来。

“这孩子还是送去帮中育婴堂吗?”说话的是副舵主木清。

赵元舟刚想点头,鬓发被重重一扯,见乔岳正冲他眨眼,心中一动,嘴上含糊道:“先处理帮中事务。”心里却在想,小家伙难道记的自己的身世?

等将帮中事务处理好——丐帮识字的不多,下达命令多为口口相传,又安排好晚上的大事,时间也已经到了酉初。

见乔岳正默默陪在身旁,他笑着道:“有话要说?”

“我是姜小囝。”乔岳轻轻道,“能送我回家吗?”

赵元舟一愣,望着眼前嵌在皮包骨大脑袋上的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不想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任哪一个六七岁孩童在外流浪数月能活下来都属幸事,瘦的跟萝卜头似的才正常。

回想起姜家的富贵,城中描述的好日子,再对比眼前,恻隐之心油然而生,重重点头道:“赵某现在便送你回去。”

要说赵元舟为何没有怀疑,或许是因为乔岳眼中的笃定。普通小孩若是撒谎,内心一定慌乱,眼神自然而然闪烁不定,对于成年人来说,不难判断。

冲忙碌的木清招呼了一声,赵元舟便抱起乔岳,往庙门外走。

赵元舟走得极快,连轻功都用上了,一是唯恐耽误晚上的大事,二是心中急切,琢磨着能从姜沣那里获得什么好处。

宫中《江湖秘事录》记载,姜家祖上实则姓江,出过一位天下第一美男子“玉郎”江枫,其子江小鱼曾得到一本秘籍《五绝神功》。据说这本秘籍记载的是普天之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精妙所在,集各门之长,自成一家。若是将这门神功融会贯通,可化腐朽为神奇,浑然圆通后全身一点破绽全无,没有罩门被破的隐患。若能达到这一境界,哪怕最基础的长拳也能横扫天下。

为了这门神功,江湖中人趋之若鹜,被逼无奈的江家只好让刚出生的幼子改姓为姜,寄养在农家,这便是姜沣一支的由来。

未改姓的江姓嫡支已无后人在世,秘籍之说也被遗忘,但却瞒不过朝廷。

关帝庙在葑门码头东侧,离白水河不足百丈远,而姜家在沧浪亭之南,是白水河进入内城河网的必经之处,谁能想到半年前在码头失踪的姜小囝并未按照推测的被人走水路运往外地去了呢?

不仅姜沣这个老父亲没想到,便是帮着找人的地头蛇、黑社会丐帮同样没有想到。

回想起姜小囝半年多的经历,乔南眉头紧皱,几乎以为那些是小孩的幻想。

根据记忆,姜小囝在码头看杂耍的时候,被卖艺人带着的傀儡人吸引住了,不知不觉被引入一条小巷。

小巷两边是灰色的高墙,看不到顶。周围是灰蒙蒙的雾气,看不见人。

顺着巷子走了许久,周边的景象却如出一辙,毫无变化。

姜小囝也不是傻子,相反还很聪明。见往前走没有出路,他便走了回头路。可惜,来时的路却被雾气遮住,同样没有尽头。

他一边抽泣一边试着摸了摸两边的墙,却发现手上湿漉漉滑溜溜冷冰冰,像是冬天摸了条蟒蛇。

唯恐放声大哭消耗体力,姜小囝破罐子破摔,躺倒在地,往前滚着走,也算想法奇葩。

还别说,这么混乱一搞,竟然真的走出了巷子,打眼便看到巷口的一间茶铺。

茶铺有三四间,一面绣着“茶”字的锦旗正迎风招展。

来喝茶打尖的人络绎不绝,说说笑笑,高谈阔论,南腔北调都有,看起来生意极好。

早就筋疲力尽、一身尘土的姜小囝摸着咕噜噜直响的肚子,想去讨点吃的。

从前他以为只有乞丐才会如此,从没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茶铺的主人是夫妻二人,均三十余岁。丈夫脸上有道伤疤,从右眼下睑一直划到耳根,皮开肉绽,能看到里面的粉色,颇为吓人。妻子比丈夫温和,却一脸苦相,眼神更是苍老无比,如同披了画皮的老鬼。

这两人不管哪一个都让姜小囝不舒服,但周围只有这一家店铺,看位置像是在城外白水河尽头的乱石坡。

在他的认知里,只有这里才有这么多走南闯北的怪人。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格格小说网(m.geibook.com)在红楼富贵荣华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西游之史上最强妖王 港九枭雄 天神诀 贞观大闲人 锦桐 超神学院之异能者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古神的诡异游戏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我快亏成麻瓜了 万古大帝 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 悍妻当家有福田 总裁的挚爱 砸锅卖铁去上学 下下签 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 我欲封天 花瓶女配开挂了 大佬的种田生活
经典收藏 华裳 宝莲同人逍遥游 姑娘她戏多嘴甜 妃常难搞 我和男主是死对头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综]一梦一穿 大清厚黑日常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萌妃养成记 危宫惊梦 权相嫡女 西风醉花阴 闺娇 清穿之福孕娇宠 一妃虽晚不须嗟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 和前任一起修仙了 容后倾天下 宫妆
最近更新 镜明花作 妃凰九重曦 晏晏于归 穿成康熙纨绔子 仙医帝妃 凤啼长安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二婚必须嫁太子 万兽朝凰 庶女攻略 藏珠 农门七娘 花瓶女配开挂了 侧福晋娇养日常 嫁偶天成 一妃虽晚不须嗟 嘉平关纪事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侯府遗珠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