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首页 >> 在红楼富贵荣华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盛世倾颜之毒妃归来 医妃惊世 绝品贵妻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阿莞 第一侯 九阙凤华 娇鸾 盛宠之嫡妻归来 万兽朝凰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219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 10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当当当!”

春熙院仪门外的落地大钟敲响九下的时候,贾珍已经在厅里走来走去近半个小时。

秦氏早就看不过眼,去了榻上看书。

她懒懒靠着引枕,手里拿着本游记,正是黛玉新出的《新庐食单》。

书封是幅简笔画,寥寥几根线条将盘子卧着大龙虾的画面画的惟妙惟肖,甚至连龙虾眼珠子里的恐惧都扑面而来。盘子旁边还放着双筷子,一直一歪,莫名就有种迫不及待感。

书里除了介绍各种海鲜的烹饪方法,如金齑玉脍,清蒸,清炖,红烧,油煎,熬煮,葱爆等等外,还介绍了新庐的美丽风光及地方风情。

书中娓娓道来,让人如处实地,代入感没得说。

不信,瞧瞧读的津津有味的秦氏就知道了。

“怎么当了娘,竟会这么磨蹭?这个臭丫头。”贾珍嘴里唠叨个没完。

这句埋怨的话这些天已经说了不下百遍。

要让秦氏说,丈夫可真够矫情的。想妹子,想外甥,妹子没空来,就不能放下架子亲去靖海侯府瞧一眼?他偏不,就在家里等着。

老头子真是上了岁数了,嘴碎唠叨一个都不少,秦氏随他去,并不是很想搭理。

“兼美,你说惜春今儿会来吗?我瞧着天上飘来一块乌云。”人家唠叨,还要求回应。

秦氏心神都在书里,嘴上无意识的应着:“来。刮风下雨也来。”

贾珍不高兴了,摆着手:“那怎么行?孩子凉了冷了可不行,容易生病。我这里又没什么急事,天晴了再来也没事儿。”

秦氏随口道:“你不是医术好吗?没事儿。”

贾珍不高兴了:“医术好也不能不小心,生病能是闹着玩儿的么。”

秦氏就道:“那就不来。”

贾珍还是不高兴:“你说说这臭丫头,昨儿来多好,一整天都没一片云一丝儿风。她偏挑了今儿,又有风又有云的。唉,也不知道能不能来。”说着,几步走到屋檐下,背着手左看看右看看,不住唉声叹气。

秦氏抬头看他一眼,又看看天,微微摇头,没搭理,继续看书。这人分明没事找事呢,天上不过飘了一丝云彩,哪里会下雨那么严重?杞人忧天。

贾珍站在屋檐下看着下人搬弄花草。

他指着一盆墨龙卧雪的珍品菊花道:“这盆不错,搬到厅里,等姑奶奶来了,好让她瞧瞧。”

打理花草的孙婆子忙点头称是,搬起花盆往厅里送。

等放好,又被贾珍指使着搬那盆开的正灿烂的蟹爪兰,嘴里还嘟囔着:“这盆臭丫头一准儿喜欢,瞧瞧,多热闹,都放一块儿,等走的时候,搬车上。”

又想到什么,回头冲秦氏喊道,“去年皇上赏的软烟罗我记得还有一匹银红一匹雨过天青色,都给惜春带走。”

秦氏心里有些不高兴,这两匹布她正打算给弟弟秦钟、儿女,各做一个帐子,连蓉儿媳妇都没给,这转脸就没了。没开口答应。

贾珍毫无所觉,又道:“云锦蜀锦也各给一匹,给两个外甥做袍子,这天儿不冷不热,刚好穿。”

秦氏还是没答应。

贾珍唠唠叨叨又数起家中还有哪些好东西,能给妹子带回家。

秦氏越听越不高兴,自己一大家子都不过了,好东西全送给妹子?儿女亲事定了,要攒聘礼嫁妆,能不留点好东西。

于是,她也不理,随贾珍唠叨。

男主外女主内,反正老头子也不知道最后给了什么。

贾珍唠叨了一会,看头顶上的云彩渐渐飘远了,乐道:“云没了,一定会来。”

又冲屋里喊,“兼美,快出来,惜春一定出门了,我们一起等。”

秦氏想不理他,又被一声声呼唤喊的头疼,只好回了一声:“别喊了,来了。”

贾珍这才罢休,看看这盆花,瞧瞧那盆花。

秦氏被丈夫的话刺激的再看不进书,索性合上。

她伸头往窗外瞧了一眼,心中好笑,丈夫太像盼女儿回门的老父亲了。

听到妻子的轻笑声,贾珍回头看了一眼,招手笑道:“来啊兼美,咱们一起给妹子挑几盆花,让她回去的时候带上。靖海侯府十几年没主子,花草可不多。”养花草也少不了银子。

秦氏又觉得胸口有火在窜动,强撑着笑脸摇头:“你自个儿挑吧,我再看会书。”

贾珍不乐意了,不住招手:“来嘛来嘛。书什么时候不能看。”

秦氏无奈,放下书,下了榻,穿上鞋子,也跟着到了院里。

这院里摆着许多花草,有用半人高青花瓷缸养着的睡莲,有用砂缸养着的铁树石榴,也有用大大小小花盆养着的兰花菊花百合月季木芙蓉红番花等等。

就连墙根也有木樨散发着缕缕清香,芬芳扑鼻。

姹紫嫣红,不输春日。

秦氏看着争奇斗艳的花卉,心情愉悦了不少,便开口敷衍,跟着出主意。

夫妻二人手拉着手,气氛颇为和谐。

有妻子宽慰,贾珍心情就没那么急切了,除了偶尔看一眼大门方向,提也不提了。

九点半的时候,大门外传来惜春的吼声:“哇哈哈哈哈,我贾璇又回来了!”嗓门老大,都用上了内气。

贾珍又好气又好笑扯着嗓子回道:“鬼哭狼嚎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惜春飞跑过来,抱住贾珍胳膊直晃:“哥哥,我可想死你了!”

贾珍满脸笑容,却还是佯装不快道:“臭丫头一走十几年,还说想我,哄谁呢,哼。”

惜春抬起搭在贾珍肩上的头,撅嘴道:“你当我不想回来,还不是因为他们!”说着,一指站在秦南身边,如同哼哈二将的秦致远兄弟,“要不是这两个臭小子,我早回来见哥哥了。”

贾珍屈指弹了惜春脑袋一下:“你可真会甩锅。”

惜春捂头。

秦南拱手笑道:“大哥,一向可好?”

贾珍瞪他:“这些年没欺负我妹子吧。”话虽然在问,语气却很肯定。就凭惜春全身洋溢的活力,也能肯定她活的很自在。

秦南笑着摇头:“不敢不敢。”说着,又冲两个孩子道,“快去拜见你们舅舅。”

秦致远拉着秦欣远上前,躬身行礼:“舅舅好!”

贾珍捏了捏两人的肩膀胳膊,笑道:“不错。这小身板练得还行。嗯,筋骨也还成。等舅舅给你们找两套最适合的修行功法。”

秦南心中窃喜,大舅哥的功法没有凡品,赚到了赚到了。

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笑道:“新华野物可比大周多,庄子所在的草原上就常有狼、野猪、熊瞎子、鹿跑来跑去。所以一过五岁,就让他们都学了功夫。”

“是好事。”贾珍点头道,“男孩子,身体就该结实,能给家里的女人孩子撑起一片天。”

秦致远点头:“舅舅说的是。我要像舅舅一样,照顾好家里。”

秦欣远也抢着道:“我也要像舅舅一样,无所不能。”

贾珍听得哈哈大笑:“你知道我无所不能?哪有人无所不能?”

秦欣远对着手指认真无比地道:“我娘从小就和我讲,大周有个亲娘舅,无所不能。”

贾珍没想到自己在妹子心里评价如此高,看了一眼惜春,而惜春正揽着秦可卿的肩膀,不知说了什么,笑得前仰后合。

他微微摇头,妹子是一点贵女模样都没有了。

再看一眼秦南,反正已经嫁了出去,概不退货。

秦南不明所以,接收到大舅子的眼神,哪怕满头雾水,也还是咧嘴笑了笑。

贾珍莫名有些同情对方。

另一边厢,秦可卿正冲惜春抱怨,柔声嗔道:“你哥哥可唠叨了,从接到你们回来的信儿开始,一天不念叨八百遍都不算完,从早上一睁眼到夜里合眼,我耳朵都听的长茧了。”

惜春也是激动,连连点头道:“从登船出发,我就一直在想哥哥嫂嫂变成了什么模样,想家里院子变成什么样,想大周变成什么样。心里是想了一遍又一遍,好在变化都不大。”

秦氏除了丰腴不少,气质变得更加柔美。至于贾珍,留了胡子,容貌并未有大变,头发也没有一根白的。

“走,屋里说话。”惜春拉着秦氏率先回了厅里,跟在自家靖海侯府一样。

“怎么不见其他人?蓉儿芾儿一家子呢?还有芙儿那两个小家伙呢?”她四处望望,开口就问。

秦可卿道:“蓉儿岳父前几天受了凉,一家子都回去给他老人家侍疾去了。芾儿两口子在香山书院,休沐才回。至于芙儿兄妹,让她舅舅给叫去了,明儿才回。”

唯恐惜春不满,又解释道,“我不让芙儿她们去。你哥哥非说没事!”

惜春虽说有些失望,还是打起精神道:“无事。来日方长,以后机会多的是。就算这回见不到,也可以让他们去靖海侯府。”

秦氏见她真的没有不快,才放下心来。

惜春不由暗忖,嫂子还真是数年如一日的谨慎小心。

扭头见贾珍正同秦欣远说些什么,她眼珠一转,喊道:“儿子们,给舅舅行礼了吗?要行大礼,见面礼才丰厚哦。”

秦欣远仗着年纪小,忙跪下给贾珍磕头,大声道:“舅舅好!”

贾珍还没说什么,惜春就瞪眼:“让你好好读书就是不听!瞧瞧,吉祥话都不会说一句!”

秦致远则跪下磕了头:“舅舅舅母青春不老,万事如意。”

惜春又想点评,被贾珍瞪了一眼:“有心就好。”说着掏出两个荷包,递给外甥,一人一个。

秦欣远打开来,见里面是把金钥匙,不由好奇问:“哪里的钥匙?”

惜春笑道:“这是钱庄的凭证,也不知道你们舅舅给了什么好东西。”

秦南微微皱眉,推迟道:“大哥,孩子还小,这见面礼也过于重了。”

贾珍不以为然:“不过是些身外之物罢了。”

又对惜春道,“你托给我的铺子,账本都准备好了,你哪天有空对一对。”

惜春随意道:“行啊。哥哥出手,虽说完全没必要对账,但我深知若是不做,你肯定又要唠叨个没完。”

秦氏捂嘴直乐。

兄妹俩爱互相揭短爱逗嘴,多年不见还是一个样,一点都没有生疏。

她也不想想,整个宁国府只有亲兄妹两人,哪里会疏远。

等众人说完这些年的经历,时间已经过去两三个小时,白前催促用膳都催了几次了。

白术也没闲着。

他正忙着检查春和院的一应摆设布置。

虽然主子没说,但无疑希望妹子一家能多住几日,好亲近亲近。故而,姑娘嫁人前住的这春和院不能随便。

他不放心,就赶紧跑来再瞧一眼。

院里布局基本没变,只在东次间里加了两张床,是秦致远两兄弟的住处。

这是贾珍特意交代的,让两兄弟同住,好减轻陌生感。

再说,这两个小子也未必在春和院住,说不定等贾蓉一家回来,去春晖院找发小住呢。

等全都准备妥当,再无遗漏,白术才松了口气。

抹抹额头上的细汗,他转身出了春和院,往大厨房走去。这都过了饭点儿,他还没吃呢。

别看他胖,却是不禁饿的。

用了膳,贾珍就打发惜春一家子会春和院小憩。

惜春往炕上一靠,感慨道:“天啊,哥哥真是太好了!”抖了抖手里的引枕,“瞧瞧,和我没出阁前用的不管是料子还是形状全都一个样。”

秦南刚把两个儿子打发睡下,正端着茶碗喝水。

听妻子如此一说,顿时来了兴致,从前他可没现在这么好的待遇,能在惜春闺房出现,甚至留宿。现在有了机会,自然要好好瞧一瞧。

只听他问:“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

惜春忙不迭的点头:“是啊。连茶盏都是斗彩的!”

“茶壶是青花的提梁壶,这也一样。”

“还有帐子,水墨兰花,现在还有这工艺?”惜春啧啧道,“织机花样多了,能再找到跟十几年前一模一样的,哥哥花了大心思!”

秦南也感叹:“大舅哥对你这个妹子和亲爹也没两样。”

惜春摇头:“是亲爹都比不上!”

不信,瞧瞧贾赦对迎春,贾政对惜探春。不管哪一个都比不上贾珍对惜春。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格格小说网(m.geibook.com)在红楼富贵荣华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紫府仙缘 超神学院之异能者 我快亏成麻瓜了 我真不喜欢焰灵姬 超神圣骑士 第99次离婚 全球崩坏 气吞寰宇 超级基因装甲 下下签 韶光慢 唐残 神医凰后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 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 纸牌游戏(无限) 无限副本 古神的诡异游戏 重生空间八零俏佳人
经典收藏 千金裘 红楼之玉润冰炎 大师姐 妃常难搞 职业小妈(快穿) 闺中记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金屋藏草莽 宫妆 长安记之月落长安 朱门恶女 有女不凡 姑娘她戏多嘴甜 千秋 欢喜债 娇宠令 大清厚黑日常 大宅小事 嘉平关纪事 秀色满园
最近更新 慕林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侯府遗珠 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 嚣张狂妃要逆天 绝色女帝谋士无双 万兽朝凰 农门七娘 画堂春深 风来云起 凤啼长安 锦乡里 嘉平关纪事 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红楼]婢女生存日常 龙图案卷集·续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王俊凯,穿梭时空恋 花颜策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