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首页 >> 在红楼富贵荣华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风来云起 商户娇女不当妾 医妃惊世 醉卧美人膝 朕怀了摄政王的崽崽 冷宫娘娘有喜啦 韶光慢 催妆 一妃虽晚不须嗟 重生嫡女悍妻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220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冰冷,窒息……

一恢复意识,乔三便发现整个人沉在水下。

危机感促使他自然而然地运转功法,并将呼吸调整为内呼吸。

随着氧气从毛孔透入五脏六腑,五感逐渐恢复灵敏,窒息感水波般退去,他这才发现几近冻僵的头部正被人狠狠压着,死死往水下按。

这是存心不给自己留活路,是蓄意谋杀!

乔三大怒,手脚划动,移动已经冻成半僵的身体,试着摆脱外力的恶毒用心。

或许是本已不动的人突然恢复了挣扎让动手的人惊讶,头顶略略一松。

乘着这个机会,乔三头部右倾,腿部用力,斜斜避开了上方的遏制,挣脱开来,身子一窜,游鱼般到了一丈外。

与预计到达的地方相差太远这一事实让他发现自个儿短手短脚,分明是个五六岁的幼儿。

这样的发现更让他气愤,是谁,究竟是谁居然蓄意谋杀一个幼儿?简直不可原谅,心该有多黑多毒,简直丧尽天良,注定断子绝孙。

带着这样的愤怒,乔木窜出了水面,恰好看到动手之人的容貌,眼角一个指甲盖般大小的黑色痦子激发了脑中的记忆,这女人分明是祖母院里的粗使婆子!

眼前出现一张讨好谄媚的容长脸,谄笑时就连这颗痦子都跟着卑微起来,那是每次去给祖父祖母请安都能看到并且不止一次往跟前凑的人。从没想到这人也有这么狠辣的时候,眼里的惊悸还残留着恶毒的光芒。

不过几秒的工夫,不止有关婆子的记忆,就连原身全部的记忆都被乔三一一读取。作为一个幼儿,所有的记忆都是有关吃喝拉撒,见到的人也只有家里的祖父母、父母、叔伯、兄弟姐妹这些至亲以及伺候的丫鬟小厮奶娘。

以上记忆很寻常,唯一不寻常的是这里叫荣国府,而他名贾瑚,为荣国府嫡系继承人,贾代善的嫡孙,贾赦的嫡长子!

“我去。”乔三吐出一口水,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功法再神奇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内让人脱胎换骨,身体还是很脆弱。

婆子见乔三露出水面,还试着往岸边游,吓的呆立当场,竟然一动不动,连逃跑也没想起来!

一边游,乔三一边四处打量,从荷叶的枯萎程度来判断,这会应该是深秋季节十月底十一月初。

之所以来了这里,是给祖父请过安后,“贾瑚”被一只绿眼睛的波斯猫吸引,一路追来。至于丫鬟奶妈小厮为何不在,显然是被人刻意引走了。

想到那个最终消失在水边的波斯猫,乔三暗暗生疑,波斯猫在大晋朝可不便宜,那是舶来品,外邦进贡来的品种,并不是哪个贵族府上都有的。荣国府上并没有养,不是得不到,而是贾史氏对猫毛过敏。那么,吸引小“贾瑚”的又是从哪里跑来的呢?

究竟会是谁对贾瑚动手?

二婶王氏?不可能。她嫁进来没两年,没有管家权,安插不了下手的人。

祖母贾史氏?也不可能。他这位长子嫡孙自幼聪慧,嘴甜乖巧,很得祖母喜爱,哪怕祖母并不是很喜欢他亲爹。

想到这里,乔三眼神变得幽深起来,会不会有涉前朝后宫?

每个公侯之家据说都有皇家暗子,难道说有人想给手握军权又满身恩宠的贾代善一个教训?

皇帝八岁登基,在位已三十余年。膝下十八位皇子,最幼者尚在襁褓之中,但庶长子已近而立之年。太子行二,因生母早逝,由皇帝一手养大,备受宠爱。但朝中夺嫡的苗头已经若隐若现,难保有人看荣国府不顺眼,辣手断了传承。

想到这里,乔三也游到了岸边,正往陆地上爬,背部猛然一沉。

回头一看,行凶的竟然是刚才的婆子,正满脸狰狞,恶狠狠地往水下按压他小小的身体。

背部发出阵阵沉痛,身体再次没入水中,猝不及防的乔三被呛了口水,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咳咳……”

婆子的手犹如钢爪,让他莫名想起了挖掘机的挖手,心中不由暗暗发笑,这思维够跳跃,够发散,也没谁了。

可惜,乐观的精神并不能拯救他的小命,对改变现状毫无用处。

婆子也是发了狠,手上越发用力,死死按住乔三小小的身体,唯恐再次挣脱开来,逃过一命。

贾瑚已经看清她的脸,若是不能成功杀人灭口,死的可就是她还有她一家人了。

想到这里,婆子戾气横生,再无犹豫,一手牢牢抓住乔三,一手按住他的头,死命往水下按。

乔三顿感不妙,再如何乐观,以前再如何NB,也无法否认现在这具身体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幼儿,力气有限,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反抗一个三十余岁正值壮年的粗使婆子。

试着挣扎了几下,不出所料,根本无法摆脱。

轻轻一叹,他无奈想:“只能放大招了——”

这想法一冒头,随身空间便飞出一根银针。它并未使用蛮劲,逆流而上,而是随波逐流,顺着水流方向轻巧打转,快速游到婆子手上,在手背上如同蚊子般叮了一下。

婆子的手在水下早就冻的僵硬,对此并无感觉。

数个呼吸后,手上的僵硬飞快上移,逐渐蔓延至心脏,隔绝了氧气的传输。

婆子只觉得忽然透不过气来,眼前一黑,昏死过去,重重砸在水里,溅起大片水花。

从水里冒出头来,乔三抹了把脸,望望头顶惨白的日光,不由对冬泳的壮士发出深沉的钦佩,这得多冷啊。

“阿嚏——”

揉了揉鼻子,乔三哆嗦了一下,“真TM冷啊,果然是京城。”

低头看看不远处昏死过去的婆子,他撇了撇嘴,小胳膊小腿也拖不动人,就看这婆子是不是命大了。至于盘查幕后之人,显然不是一朝一日之事,而也不会是他的任务。

“阿嚏——”

一阵风吹来,湿漉漉的衣服更加冰冷,牙齿止不住的轻叩,嘴唇也哆嗦个不停。

“SHIT!”

低咒一声,乔三缩着脖子就往最近的荣禧堂跑,必须赶紧泡个热水澡。

一边跑,他一边大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快来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边应付着现状,乔三脑子也没停歇,飞快转动,分析着原著书中的信息以及脑中不多的现实记忆。

很多红楼同人文里都写贾瑚落水时恰逢其母生身怀六甲,肚子里的便是贾琏。而设计落水的幕后黑手是王氏,负责扫尾的是贾史氏,为的是让长媳惊吓之下早产,去母留子,好给二房掌权的机会。

从贾瑚的记忆,包括小孩无意中接受到的信息来看,乔三完全可以断定以上纯粹胡扯。

贾琏与贾瑚并不同母!

贾琏什么出身?他是贾赦贵妾所生的庶次子,而这个贵妾身份也不简单,是太后赐下的宫女。

要问为什么一个庶子能娶到王熙凤,那自然是因为荣国府比王家门第高,值得王家如此!

首先,荣国府是超品侯爵,王家是二流贵族,门第有差距但也算相配。

贾琏之父贾赦是荣国府正经承爵人,母虽然是宫女,却是太后身边曾得用的宫女,地位并不低。再看王熙凤,其父不过是个白身,无职无品,嫁给贾琏委屈吗?显然并不委屈。说句不好听的话,若不是金陵王祖上曾经尚过公主又握着部分军权,同贾家属一个势力集团,还嫁不进贾府呢,多的是想嫁没机会嫁的人家。

要说贾府的地位,那可不是一般公侯之家,四王八公里领头的便是这个贾家。

之所以拥有这样超脱的地位,关键源于皇帝的恩宠。

宠从何来?

贾代善的母亲是皇帝的乳母。皇帝幼时出天花差点丢了小命,正是这个乳母的悉心照料才将人从阎王殿拉了回来,情分不一般。至少朝中上下没有人不知道皇帝对这位乳母的看重,瞧瞧每年寿辰宫中赐下的重赏,让人想忽视也不能,只好跟着随礼。

贾代善与皇帝一起长大,与皇帝感情深厚,是皇帝绝对的拥趸与头号心腹,很得信任与看中。两人是奶兄弟,吃同一个人的奶,那情分能一般吗?当然,最重要的是贾代善能力不弱,配得上皇帝的看重与恩宠,帮着办了不少大事,立下的功劳也让人信服。

作为朝中一时无两的红人,不知多少人上赶着巴结贾代善,想与荣国府交好。而与贾家数代交好的王家怎么肯放过这样的大肥肉?不管王家如何强势,不可否认的是其仍然是依附贾家存在,哪怕想,目前也无法做到取代贾府成为四王八公这个政治势力集团核心的能力。

从贾王连着两代结亲便能看到两家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而这种密切的背后不知隐藏着多少秘密,更不知出于何种复杂的考量,甚至涉及哪些政治势力间的博弈妥协,肯定不是简单的结亲就对了。

但,荣国府最终却以抄家落幕……

“咳咳,想这么多干嘛,我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宝宝。”想到这里,乔三乐了,荣宁两府的富贵可是代表着古代最顶尖贵族的富贵,能来一遭哪怕没有作为也大涨见识,染上一身贵气。

“瑚大爷落水了!快来人啊,瑚大爷落水了!”

惊慌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更有丫鬟围了上来,乔三只好将脑中的想法全部甩开,全力应付眼前的局面。

一群丫鬟婆子小厮将乔三围的密不透风,个个蹲下都比他高,可把这人郁闷坏了。

穿越无数次了,还是第一次穿成孩童。孩童好,好在能尽情吃喝玩乐万事不愁;孩童也不好,凡事不能当家作主,就是说真话一旦超出常理也没人相信,说不定还被当成野鬼附身,想着法子驱鬼安魂呢。

虽说心里一万个明白贾代善这会还没死,荣国府正是烈焰烹油、鲜花似锦的时候,明知道抄家夺爵流放结局的他哪怕再三说服自己安心享受富贵荣华,可操心惯了的人你让他无所作为、傻吃傻乐静待悲惨结局,那无疑是万万不能的。

看着眼前一个个身着绫罗绸缎、花枝招展正当豆蔻年华的美好少女们,乔三心生怜悯。一旦贾府被抄,这些人都得拉到朝阳门外的闹市发卖,跟家畜一般。

视线从少女们的身上滑到少男们身上,不能不说封建社会的顶尖贵族之家就是牛掰,不光享受着顶尖的衣食住行,就连身边伺候的仆人也没一个容貌中等偏下的,个个皮光肉滑,最差也是个清秀。可见,底层不择手段地往上爬、顶层不择手段地保持优势都是有缘由的。

小厮们容貌俊美的多在受家族重视的主子跟前伺候,有的甚至还被拿来泻火。就说贾琏,跟前的那个小厮不就是如此?唉,**这会还是高雅的事,真他-娘的!别看乔三是个同,但他却对这种现象深恶痛绝,这样的男人都该千刀万剐,给他们去势,去宫里伺候!想想清朝的那些名人,袁枚、郑板桥之流,全都是类似垃圾,哪怕他们很有才名!

咳咳,又想多了,乔三赶紧将视线从小厮们身上移开,看了看围着的婆子。其中一个哭的满脸鼻涕眼泪,离他最近,恨不能将他搂在怀里的是奶嬷嬷王氏,估计看到他满身狼狈,意识到自己的失职吓得魂不守舍,只知道哭了,也不想着赶紧给主子泡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

乔三无奈,只好伸手拍了拍王嬷嬷的肩膀,大声道:“赶紧去准备热水、姜汤,小爷要沐浴!”

贴身丫鬟春华正捏着帕子捂着嘴哭,被这一声给惊了下,回过神来,忙拉扯王嬷嬷的手臂,嚷道:“快,嬷嬷,赶紧,去老太太院里,给瑚大爷泡泡,免得生了风寒。”

乔三气道:“麻利地,什么都要爷吩咐,要你们何用?!”眼尾余光又扫了扫周边的人,见没有另一个贴身伺候的一等丫鬟夏梨,再度开口,“夏梨呢?”

夏梨是最得用的丫鬟,有主见却不会忽视贾瑚的意见,哪怕对方只是个幼童。接受了全部记忆的乔三自然清楚,也对其有天然的好感。

“夏梨爹病了,一早请假出去探病了。”王嬷嬷抱着乔三闷头往贾史氏的荣禧堂奔,被乔三接二连三的问话转移了注意力,稍稍安了心,目前自己还是得用的,或许不会被赶出府去。

王嬷嬷一边答话一般忍不住发愁,也不知能不能保住奶嬷嬷的位置,这次错大了。好在瑚大爷没丢了命,要不然……要不然,她猛地打了个哆嗦,不敢想象那样的结果,全家被发卖……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格格小说网(m.geibook.com)在红楼富贵荣华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婚心计①:神秘老公不见面 古神的诡异游戏 千秋不死人 作威作符 冒牌大英雄 我快亏成麻瓜了 一厘米的阳光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重生之天定贵女 超级基因装甲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御九天 砸锅卖铁去上学 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 全球崩坏 第99次离婚 仵作娇娘 佣兵的战争 天神诀 一拳猎人
经典收藏 华裳 大清厚黑日常 穿书后从小可怜变成世子妃 宫妆 长安记之月落长安 重生之嫡女谋嫁 大宅小事 凤囚凰 我和男主是死对头 大师姐 暖君 清穿福运太子妃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容后倾天下 二重铜花门 一妃虽晚不须嗟 帝龙修神(gl) 金屋藏草莽 [洪荒]上清通天 宫记·晏然传
最近更新 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许卿繁华盛世 祸水难求 醉卧美人膝 觅良医 [红楼]婢女生存日常 奉旨发胖 农门七娘 澹春山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神医王妃有空间 外室 玉金记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姑娘她戏多嘴甜 飞鸿雪爪 风来云起 慕林 古代小清新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