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首页 >> 在红楼富贵荣华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清穿四爷的老福晋 九阙凤华 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江南第一媳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商户娇女不当妾 君九龄 帝妃临天 盛世文豪 王妃是个交换生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222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贾代善已经吩咐人去查那个粗使婆子,这短短一下午整个贾府多处异动,遭难的可不止贾瑚一人。

“后来呢?”

“后来爬上岸,找祖母,玻璃姐姐让泡澡。泡完澡她们都晕倒了,自己穿衣服。”贾湖指了指房间认真道,“祖父,祖母她们是被坏人下毒害得吗?”

贾代善“呵呵”两声,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摸了摸孙子的头,道:“那都是鬼祟伎俩,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瑚儿可不要去学。”

贾湖疑惑道:“为什么?威力很大不是吗?”

贾代善又“呵呵”两声,眼神扫过贾湖身上的衣服,转移话题道:“瑚儿会自己穿衣服了?”

不错,这是一个巨大的漏洞,原主从来没有自己穿脱过衣服。

贾湖连忙装作乖巧的点头:“春华昏倒了,王嬷嬷也昏倒了,水冷了,瑚儿自己擦干,自己穿衣服。祖父,瑚儿棒不棒?”

贾代善锐利的眼神一闪重又恢复成温和无害,笑着点头道:“瑚儿长大了。”孙子在生死之际脱胎换骨,自然大为不同,是他想多了。

祖孙二人叙话的时候,已经有随从、仆人将昏迷的人一一救醒,众人惊慌不已,低声哭泣的不止一个,显然是吓破胆了。

贾史氏是最后一个醒来的,可能是因为手炉是抱在她手里,吸入的迷药最多。

一看到贾代善坐在炕头,她便要坐起身:“老爷!”

贾代善抱着贾湖阻止道:“莫要多想,先躺下休息。”

“祖母要好好休息。”贾湖对着贾史氏甜笑。

贾史氏伸手摸了摸贾瑚的头,点头微笑,却不敢多问贾代善一句。

贾代善一向不同贾史氏谈论朝政。后宫不得干政的牌子还在慈宁宫门口竖着呢。作为宠臣的贾代善自然不会不识相地触动皇帝的逆鳞。不止他,相信朝中重臣知道皇帝心结的都不会和皇帝对着干,而是一切向皇帝学习。

没错,太后她老人家在皇帝幼年时垂帘听政,一再拖延皇帝亲政的年龄,这天下间最高贵的母子关系不和!

要贾代善说何止不合,简直针锋相对。

皇帝对贾代善母亲这个奶嬷嬷孝顺非常,可不仅仅是为了救命之恩,也是打太后的脸呢。

也因此,贾史氏对朝堂所知不多,只能暗暗企盼国公爷能解决所有问题,护好荣国府。

想到孙子,贾史氏刚要开口问问情况,贾代善便默契地提起:“瑚儿没有大碍。这次是他运气好,下次可未必如此好运了。”

贾史氏脑中灵光一闪:“老爷想怎么做?”

贾代善皱眉道:“府里有多少人?”

“三百余。”贾史氏默算了下数字。

“这么多?主子还没有十人。”四个女儿已经出嫁,大房四口,二房三口,加老夫妇两口才九口。

“除了世仆中的家生子,还有军中退下来的府丁,各房的陪房……着实不少。”贾史氏垂头,拳头紧紧攥起,语气却平淡至极,听不出一点情绪。

贾代善看了对方一眼,母亲去世,府中握着中馈大权的已是妻子,对方心中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显然都想削减人手。但这是世家大族颇为忌讳的举动。

他明白妻子想排除异己,安插自己的人。毕竟,母亲身边的人习惯了高高在上,倚老卖老不尊妻子的命令已经不止一次,哪个当主子的能一再容忍?

府中人浮于事,不仅花费甚巨,还容易引发矛盾,为人所乘。他就不相信,府上没有其他势力的眼线。若时不时地在背后捅自己一刀,哪里还有余力应付朝堂上的事?便是不会让自己损失惨重,可也膈应人不是?得想个法子处理掉这个隐患,需妻子好好配合。

想到这里,贾代善又看了贾史氏一眼。

夫妻二人目光相接,迅速交换了想法,很是默契。

随后数天,贾湖非但没有被送回父母身边,反倒被挪到荣禧堂贾代善所住房间的耳房里,彻底养在了祖父母膝下。

贾代善与贾史氏联合,一边大肆清除荣国府里别家的眼线,一边将那些狐假虎威、欺压良善、夺人家产的管事们送去衙门明正典刑。

等整顿了大半个月后,府里伺候的仆人只留下不到三分之一,许多根深蒂固的世仆之家要么全家被放为良民,要么迁到下面的庄子上,留下的都是些精明能干且口碑为人都不错的人选。

荣禧堂贾代善书房。

隔着紫檀大书案,贾代善与贾湖祖孙二人相对而坐。

“瑚儿,祖父整顿府上这件事你怎么看?”贾代善把玩着“五子登科”羊脂玉手把件,闲闲靠着官帽椅,问对面的孙子。

贾湖正襟危坐,看着对面神情看似不经心的贾代善,知道对方在不着痕迹地考校自己,忙认真答:“从前瑚儿听祖母说,京中像咱们这等人家,从来只有增加伺候人手,没有削减的。好似大家伙儿觉得只有家里败落了,才会去处置下人。”

贾代善点点头:“的确有这种说法。那么瑚儿可是觉得咱们府上也败落了?毕竟这次你祖母可是裁掉了一两百人呢。”

贾湖不是真的孩子,自然对祖父母大刀阔斧地行动大为赞赏。

朝廷有冗官冗员,荣国府难道没有?这次动手,剜掉了不少恶瘤烂肉,尤其将违法的管事、掌柜送官,还给荣国府刷了一波声望,贾家的名声肉眼可见地好了不少。

这些都是他在祖父理事的时候听到的。

没错,贾代善已经着手培养长孙,每天上午处理府中内外事务甚至朝堂事务时都将其带在身边。

贾湖只要默默观察,思考遇到哪一类事务祖父会如何处理,而这种处理是基于什么考量的。想通这些便是很大的进步。

可以说,贾湖的学习之路是贾赦贾政兄弟不能比的。

这不能不让长辈羡慕嫉妒恨。不止一次,二叔请安过后,每每看到他都红了眼,回去越发折腾二婶王氏,估计是想赶快生个儿子,抢一波关注。说不定贾珠已经在王氏的肚子里了。

“祖父做的对。”贾湖皱眉想了想,将自己的看法娓娓道来,“听说咱们家吃的鸡蛋是一两银子一个,但市集上只要两个铜钱,整整贵了五百倍。若是祖父不整顿,家里再多的银子也不够花的,也不知道会流到谁的口袋里去。我听春分说,他没来府里前,一家五口一年才花五两银子,就这不管吃穿都算好的,能隔三差五吃肉呢。”

贾代善微微点头:“我记得这个春分好像是你自己收的。”

贾湖点头:“春分家做小生意,收入不错,被村里的混混勾结小吏盯上了。去年清明,孙儿踏春碰巧遇上了,便救下了他家。为了报恩春分便要卖身给我做小厮。我看他颇为憨厚,眼神又清明,便收下了。”

贾代善笑道:“这小子还挺机灵。我荣国府长孙的小厮可是不少人抢破头的。”

“孙儿知道他家是想找个靠山。只要不危及孙儿,孙儿觉得被人借势也没什么。再说,就算春分有几分小心思也正常。谁还没个私心?孙儿顶顶看不上愚忠的人。”

贾代善一听,眼神一亮:“哦?为什么?忠心不好吗?哪家人不看重忠心的手下,偏你不喜欢。”

“祖父这是偷换概念。愚忠和忠心是两码事。在孙儿看来,愚忠的人往往能力一般,只能靠一而再再而三表现自己的忠心让主子重视,他知道自己能力不足,便只能用忠心打动主子。这种人往往死心眼,刻板。若是让孙儿来用人,孙儿宁愿用那些处事灵活,略有私心的。”

“瑚儿就不怕这样的人叛主吗?一旦危机来袭,对方可能反手便将主子给卖了,因为他心思灵活。”

“这便是个度的把握吧。”贾湖抓抓头,“这一点孙儿没有把握,还在学习。”

“哈哈。说的好。”贾代善大笑道,“瑚儿的想法不错。凡是有才能的就没有不恃才傲物的,能为你所用已经是幸运,又怎么奢望对方会对你愚忠?愚忠的人还真没几个是天才人物,哈哈。就拿祖父来说,对皇帝忠心吗?肯定忠心。但若皇帝让咱们一家子老小给太子陪葬,祖父自然是不肯的。”语气里带着丝不以为然。

贾湖精神一振,胸脯挺得更直了,没想到祖父竟然透露了朝堂中贾家的立场,不知道能不能多说一点。

他一直想早点接触,总算等来了机会。相信这样的机会只有宁荣两府的贾敬、贾赦,就连二叔贾政也没被纳入权力核心。

太子会两立两废,但没有人能预知未来。作为保皇党的宁荣两府天然属于太子阵营,毕竟目前太子还是皇帝的爱子,恨不能将心肝挖出来给他吃的那种。

“太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贾湖歪着头好奇地问。

贾代善微微一笑,眼神却冷冰冰的:“太子啊,他是什么人你现在无需知道,你只需知道他是陛下亲手抚养调教的皇子,被视为接班人的唯一人选便对了。”

“可听祖父的话,太子似乎德不配位。”

“这是陛下需要考虑的,不是做臣子的责任。”

“若是太子德行不好,陛下也未必想知道真相吧?”贾湖忍不住道。

“哦,说说。”贾代善来劲了,大孙子给他的惊喜越来越多。

贾湖道:“哪怕太子再如何不堪,也是陛下一手养大的。孙儿想皇帝一定不肯承认自己在教养太子上的失败。毕竟,皇帝陛下登基三十几年,乾纲独断,心性不是一般人可比,让他承认失败很困难吧?丢面子是一方面,数十年的心血白费才是最不能接受的。”

贾代善惊喜地看着贾湖,孙子并没见过皇帝,却能仅凭平日里的片言只语判断皇帝的性格,且一针见血,绝对有做宠臣、心腹的资质。若是大孙子顺利长成,荣国府的荣华还能再延续三代。

“哈哈,老夫后继有人!”

紫檀条案一角的雕螭铜炉正袅袅飘着暖香,被这响亮的笑声一震,白色香雾竟几欲溃不成形,只不过祖孙二人全无觉察而已。

贾代善犹豫了一下,伸手打开书案一侧中间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成人食指长短的印章,推到贾湖跟前:“瑚儿,这是祖父的私章,但有需要,可以此为凭,在账上支取银两。”

贾湖调皮一笑:“没有上限?”

贾代善又是哈哈一笑:“十五岁以下五百两。若是你是个有能为的,或许等不到十五岁。”

贾湖暗笑,原来贵族之家中的子弟受重视也是塞银子?

才想到这里,又听贾代善道:“还可以去梧庄调用十个一等侍卫。”梧庄是荣国府培养侍卫、安置军中已退袍泽的地方,简言之,武装力量,枪杆子。

贾湖忙认真道谢:“多谢祖父信任。”他这会小胳膊小腿,做点什么都不容易,还真的很需要侍卫。

“不过能不能收服对方,还要看你的本事。”贾代善淡淡道。

贾湖拱手道:“祖父说的是。越是桀骜不驯的越难收服,但对于有真本事的人而言,这样的人一旦臣服,便能如虎添翼。”

“那瑚儿准备如何做?”

“慑之以威,诱之以利。”

贾代善失笑,孙子的声音还带着奶音,说出来的话却连他这个侵淫朝政数十年的老狐狸也没法不赞同,真不知这些是从哪里学来的。

“父亲身体会有后遗症吗?”想到落水当日贾赦也倒霉催的被下了催情药,贾湖忍不住发问。

一想到身体被下了前朝秘药牵情丝的长子贾赦,贾代善的眉头皱了起来。若是那秘药无法解开,赦儿极可能性情大变,好色荒淫荒唐。只是这样的后果怎么越看越像太子近期的表现呢?难道说太子也被下了牵情丝?

见祖父突然走神,似乎想到了什么紧要的事,贾湖不敢打断对方的思绪,便老老实实的坐着。

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贾代善看到正盯着自己的长孙,笑笑道:“是不是想你母亲了?让甄婆子带你去看看吧。”

贾湖忙跳下凳子,认真行礼告辞:“祖父,那孙儿便去给母亲请安了。”

贾代善摆摆手。

贾湖便退出了书房。

贾瑚的母亲柳氏同为勋贵出身,并不是很多同人文里写的什么姓张的帝师之家。想想也是,身为勋贵宗妇的长媳不可能选择出身清流的人家,门不当户不对,不属于同一个势力范围。尤其荣国府作为皇帝心腹,无论如何不能去勾搭清流,同清流联合,那不是给皇帝找事嘛。

朝中势力文臣清流一波,武将勋贵一波,皇帝为了制衡,是不乐意任何臣子打破平衡的,宠臣贾代善也不行。

同样是贾瑚落水当日,不仅贾赦被下了催情药,柳氏还小产了,因失血过多身体虚弱,一直躺在床上。这一躺便是大半个月,根本顾不上贾瑚。而贾湖也才见了对方两面,每次柳氏都顶着苍白的脸,眼睛通红,欲言又止地看着他,让贾湖很不自在。

柳氏毕竟不是他的母亲,而他又不是真的孩童,能不别扭吗?

贾湖不止一次地庆幸被贾代善挪到了荣禧堂,这样便能自然而然地疏远父母,让他们接受自己的改变。

等贾湖的生活彻底安稳下来,时间已经滑到了腊月。

在祖父贾代善不惜成本的调养下,贾湖利用各种珍贵药材食物,生生将功法推至三层。若非担心经脉还未彻底长成,留下隐患,他甚至能连连突破直到七层。

这会的他面色红润,脉搏强劲,身高也长了半寸,一看便是个健康无比的幼童,让贾代善老怀安慰,更是让往日爱他若宝的祖母贾史氏心肝肉一样疼爱有加,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丢了。

不仅祖父母如此,便是父亲贾赦与母亲柳氏也后怕不已,为失而复得庆幸,自然而然也对这个长子宠爱无比。可以说,贾湖版的贾瑚成了名副其实的团宠,每日介带着丫鬟小厮满院子混跑,一会抓鸟雀,一会踢蹴鞠,一会做冰灯,反正没人说一句不是。

府中大人都觉得他这个小童是在玩乐,事实上有着老干部灵魂的贾湖是在熟悉荣国府。

依附荣宁两府的贾姓族人在京的只有关系亲近的四房人家,其余八房都在金陵老家。这四房加上两府聚族而居,占地有上百亩,被一条南北走向的长街分割成两半,以宁荣为名,是为宁荣街。

能如此命名,可见侯府的显赫。

贾母曾说自家不过是中等人家,无疑是自谦的话。或许在她眼里,有资格称为上等人家的只有皇亲国戚宗室。

上百亩的面积荣国府起码要占数十亩,以贾瑚的年龄无疑连自家也没逛过一遍。而贾湖来了后,自然把大部分时间放在了府中冒险的活动上,用小短腿一寸寸丈量着自己未来数十年生活的“家”。

这才是他领着一堆人东奔西窜的原因。

贾代善夫妻一边安排人暗中跟着,一边随他溜达,甚至还劝贾赦夫妇早点对长子放手。

可以说,永平三十八年,贾湖初来乍到的这一年是荣国府及府上众人命运的转折点。

这一年贾湖六岁,贾琏两岁,贾珠四岁,元春三岁,其余小辈皆未出生……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格格小说网(m.geibook.com)在红楼富贵荣华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纸牌游戏(无限)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我欲封天 开局签到掠夺天赋 深夜乐园 作威作符 宫记·晏然传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冒牌大英雄 我的老公是奸佞 悍妻当家有福田 永恒帝主 武破九荒 影后的嘴开过光 韶光慢 我的房东是龙王 锦桐 我有一座无敌城 一厘米的阳光 深夜书屋
经典收藏 长安记之月落长安 一妃虽晚不须嗟 祸水难求 万兽朝凰 农门七娘 剩女不淑 农家甜妻有空间 朱门恶女 姑娘她戏多嘴甜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大清厚黑日常 冷宫欢 闺中记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当我一个直男穿书成了女三之后 千金裘 红楼之玉润冰炎 王府里的小娘子 盛宠之将门嫡妃
最近更新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许卿繁华盛世 侯府遗珠 澹春山 家有悍妻怎么破 花瓶女配开挂了 一妃虽晚不须嗟 逍遥章 定风波 祸水难求 女商(大清药丸) 美娇娘是个黑心肝 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 穿成康熙纨绔子 农门长姐有空间 嬉闹三国 镜明花作 妃凰九重曦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在红楼富贵荣华 酒酿四喜丸子 - 在红楼富贵荣华txt下载 - 在红楼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 在红楼富贵荣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